原标题:非法接种宫颈癌疫苗,罚款8000元!幕后老板横跨地产金融生物三界,手握百余家公司 4月28日,海南省卫生健康委员会通报博鳌银丰康养国际医院涉嫌非法接种九价宫颈癌疫苗

  原标题:非法接种宫颈癌疫苗,罚款8000元!幕后老板横跨地产金融生物三界,手握百余家公司……

  4月28日,海南省卫生健康委员会通报博鳌银丰康养国际医院涉嫌非法接种九价宫颈癌疫苗的调查结果,明确该院存在违法进行九价宫颈癌疫苗接种行为。

  琼海市卫生健康委于2019年4月18日下达了《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给予该院以下行政处罚:

  同时责令该院立即停止违法行为。关于疫苗来源及涉假问题相关职能部门已介入调查。

  而宫颈癌是女性最常见的恶性肿瘤之一,同时也是目前唯一病因明确,可早发现并通过HPV疫苗进行早预防的癌症。2018年4月,九价HPV疫苗开始获批在内地上市。

  本人妻子于2018年3月在海南博鳌·银丰康养国际医院注射九价HPV疫苗,现已被警方通知当时所注射疫苗为走私假药,而注射假疫苗人数竟有上百人之多。此时妻子身怀有孕,对于我们来讲如同晴天霹雳,事关重大,迫于无奈,濒临绝望时刻,斗胆向您反映。请对当时所注射疫苗信息及内容公开,由博鳌银丰医院对此次事件负责,对已注射疫苗的消费者进行详尽、彻底的身体检查,确保消费者的生命财产安全,赔付消费者损失,并对疫苗所造成的全部不良结果负责。

  经发现,此次事件是一起有组织、有预谋的经济犯罪案件。事件主要负责人现被取保候审,而当时在海南博鳌·银丰康养国际医院现场所付款项收款公司却为青岛美伯门之家美容信息咨询有限公司或其他不相关企业。

  记者发现,该举报人上传的图片中,一张银联支付单上的商户名称为:青岛美伯门之家美容信息咨询有限公司。另一张电子付款信息显示,收款人为:青岛即墨市承达加油站。

  除了在人民网地方领导留言板上的举报,4月22日,还有微博网友@王曦Anna爆料,自己在海南博鳌银丰康养国际医院注射的九价HPV疫苗被认定为假疫苗。

  2018年1月,自己在海南博鳌银丰康养国际医院培训总监王丽娜的对接下在博鳌银丰康养国际医院以9000元的价格注射的韩版九价疫苗。在第一针接种完成之后,王丽娜借故称第二、三针要换成美版,尽管没有得到满意的答复,@王曦Anna等人还是同意换成了美版的疫苗。

  3月初,有来自警方的信息称,他们接种的疫苗是假疫苗,“疫苗分多个批次,有走私来的,也有吉林四平某个工厂制作的未知药水”。

  @王曦Anna写到,得到警方的消息后,王丽娜表示对此事完全不知情,而且她已于年前辞职。

  此外,记者从一名受害人处获悉,博鳌银丰康养国际医院给他们发来一份澄清函,称原医疗美容项目合作方青岛美泊门(2018年已经解除合作关系),欺瞒医院私自违法违规宣传宫颈癌疫苗,违法使用来路不明的疫苗。此事与医院无关。

  记者发现,在人民网地方领导留言板上的举报和微博平台的爆料中,都出现了“王丽娜”的名字。

  据中国经营报记者调查发现,该违法接种行为已经持续近一年,但直到今年3月中旬,江苏警方联系受害人了解案情时,她们才知道自己接种了假疫苗。事实上,当地药监部门此前在检查中发现此事后,银丰医院停止了违法接种疫苗,但没有追查疫苗来源和通知受害人。

  受害人反映,2018年1月初,通过与银丰医院培训总监王丽娜对接,确定以9000元/人的价格注射九价HPV疫苗,但受害人缴费后发现,刷卡收款方并非医院,而显示为青岛即墨市承达加油站,王丽娜解释收款方为青岛总部公司——青岛美伯门之家美容信息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青岛美伯门”)。不过,收据上盖有“银丰医院医学美容中心收款专用章”。

  该批接种者注射的第一针疫苗,据王丽娜称为韩版HPV九价疫苗,由银丰医院医师注射。但其后,王丽娜称由于韩版疫苗缺货,第二、三针疫苗需要更换成美版。其中,第一、二针疫苗在银丰医院注射,医院设有VIP接待室提供糖果、茶水,有专门的注射室和床铺,第三针疫苗则由王丽娜上门注射。

  直到今年3月中旬,江苏警方联系到该批接种疫苗的接种者,告知其接种的疫苗为假疫苗。受害人称:“其中有非法走私的产品,也有吉林四平某工厂生产的未知药水。”

  然而,在受害人联系银丰医院和王丽娜维权时,对方却开始推卸责任。王丽娜称她本人对事件毫不知情,并已经离职。

  此外,两位网友的爆料还有一个共同点,即收款方为青岛美伯门之家美容信息咨询有限公司以及青岛即墨市承达加油站,而非博鳌银丰康养国际医院。

  博鳌银丰康养国际医院与青岛美伯门之家美容信息咨询有限公司于2017年11月28日签订医疗美容相关业务和项目的合作协议,违法出借医疗美容科开展“医疗美容”诊疗活动。该行为违反了医疗机构管理相关法律法规。

  记者在查询启信宝发现,多家公司通过多层结构持有博鳌银丰康养国际医院股权,直接股东是银丰生物工程集团。除了这家医院,该集团还在全国多地开设了干细胞工程、生物工程、医疗科技相关公司。

  但最终的所有权,都指向一家公司——深圳市羽田广告有限公司,以及这家广告公司背后的两位股东王伟和汤莉。博鳌银丰康养国际医院成立月2016年2月,注册资本5000万元,深圳市羽田广告有限公司成立于2003年,注册资本50万元。

  而关于这家海博·鳌银丰康养国际医院,股权结构显示,海博·鳌银丰康养国际医院背后实控人为银丰集团董事长王伟,持有其70%股权。除该公司外,王伟另外控制有多达127家公司,这些公司名称中多数包含有银丰两个字,产业布局主要集中在生物医疗领域,在山东、江苏、福建、广东等地均开设有公司。

  银丰集团官网显示,该公司成立于1999年,注册资本11亿元,是一家以从事实业投资经营为主,兼顾资本运营的控股企业集团公司。

  银丰集团早年做金融服务起家,主要业务包括股权投资、资本运营、投融资咨询服务、基金、银行、担保等业务,旗下公司主要有山东德仁经济贸易有限公司、山东银瑞阻燃材料有限公司、济南金和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银丰融金(北京)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1999年前后,银丰集团开始涉足房地产领域。据统计,银丰集团旗下共有20余房地产项目及专业公司,多数位于山东地区。2016年年初,集团董事长王伟曾被“2016年度山东房地产十大风云人物”。

  直到2004年7月,银丰集团才注册成立山东齐鲁干细胞工程有限公司,跨界进军生物医疗领域。该公司即为银丰生物工程集团有限公司的前身。银丰集团官网介绍,银丰生物主要从事人体细胞、组织、器官存储、基因测序技术、细胞技术研究和临床应用等高新技术开发。投资领域包括脐血储存、基因检测、细胞治疗、美容保健、天使医生(母婴监护健康管理平台)、低温医学。

  银丰生物公司最早出名源于一起“低温冷冻人体”事件。据科技日报2017年8月报道,时年49岁的展女士因罹患肺癌不治,山东银丰生命科学研究院联合山东大学齐鲁医院对其实施了人体冷冻手术。这次手术作为“中国首例冷冻人体手术”被媒体报道后引发广泛关注,一度引发外界对于“永生”话题的大讨论。

  银丰生命科学研究院即银丰生物工程集团下属子公司。该研究院于2015年成立,号称国内首家由企业发起成立,以低温保护剂、低温医疗器械和设备研发、人体细胞、组织及器官低温保存与复苏技术开发,以及人体冷冻低温保存的专业研究机构。

  此外,银丰生物工程集团还于2004年接管了山东省脐带血造血干细胞库。该细胞库为山东省唯一正规合法的脐带血保存机构。脐带血是胎儿娩出、脐带结扎并离断后残留在胎盘和脐带中的血液,其医学用途至今仍饱受争议。海南·银丰康养国际医院同样是银丰生物工程集团下属企业。

  宫颈癌是女性最常见的恶性肿瘤之一,同时也是目前唯一病因明确,可早发现并通过HPV疫苗进行早预防的癌症。此前,九价HPV疫苗尚未在内地获批上市,许多女性便前往香港地区接种,当时3针费用高达八九千港元。

  2018年4月,九价HPV疫苗获批在内地上市。而上述两位爆料人及其家属是在2018年3月开始接种。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4月20日,疫苗管理法草案二审稿提请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

  草案二审稿对生产、销售假劣疫苗、申请疫苗注册提供虚假数据以及违反药品相关质量管理规范等违法行为,提高了罚款额度。

  草案二审稿第八十条规定,生产、销售的疫苗属于假药的,由省级以上人民政府药品监督管理部门没收违法所得和违法生产、销售的疫苗以及用于违法生产疫苗的原辅材料、包装材料、设备等物品,责令停产停业整顿,吊销药品注册证书直至吊销药品生产许可证,并处违法生产、销售疫苗货值金额十五倍以上三十倍以下的罚款;货值金额不足五十万元的,并处二百万元以上一千五百万元以下的罚款;货值金额五十万元以上不足一百万元的,并处五百万元以上三千万以下的罚款。

  二审稿还完善了惩罚性赔偿的规定,明确明知疫苗存在质量问题仍然销售、接种,造成受种者死亡或者健康严重损害的,受种者或者其近亲属除要求赔偿损失外,还可以要求相应的惩罚性赔偿。

  在“长生生物”疫苗门引发史上最严厉惩罚之后,疫苗问题再次浮出水面,撩拨着公众敏感神经。根据调查,银丰康养医院2018年1月涉嫌非法开展九价宫颈癌疫苗接种业务,总共接种38人,每人收费9000元。

  而国内首批2016支九价HPV疫苗,直到2018年5月25日才到达博鳌的正规医院。换言之,从未取得“预防接种”门诊许可的银丰康养医院,非法接种的九价HPV疫苗,比国内合法首批疫苗早了近5个月。这些非法疫苗已全部对外销售,接种进了人的身体,它们究竟从哪里来,究竟是些什么东西?是走私的国外疫苗,还是如爆料所称,乃吉林四平某工厂生产的未知药水?

  银丰康养医院提前近5个月销售“假疫苗”,既无预防接种资格,疫苗来源更不合法,这绝不只是区区一个行政处罚,所足以评价的恶劣行为。根据《药品管理法》,必须经过批准而未经批准生产、进口的药品,亦属“假药”。医院销售假宫颈癌疫苗事件,哪怕使用的是走私国外疫苗,也已涉嫌生产、销售假药犯罪。目前该案已由某地警方侦办,即将进入公诉。

  当然,事件发生在去年“长生生物门”之前,算是“存量问题”;海南卫健委也反复强调涉及“仅数十支”,事件波及范围并不算太大。但是,事件揭示出来的问题并不小:

  “有证”的正规医疗机构,居然注射了“无证”的疫苗,那么要问:一个正常的医院应该有的药物采购、处方、医疗等正常的监管秩序到哪里去了?超范围执业为什么没有得到及时纠正?不正规的采购的疫苗,是怎么被打进了患者的血管中?

  让人奇怪的是,作为“违法者”、甚至即将被公诉,海南银丰康养国际医院,一点没有表现出该有的忏悔、认错、恐慌,甚至在4月28日仍强硬表态:对于省卫健委发布的调查结果,医院认为是“信息不对称”所导致,甚至他们还发布“澄清函”,把锅甩给了曾经合作方青岛泊美门“欺瞒医院”“私自宣传”。

  被罚了8000元、吊销了医院的证照,甚至还面临被公诉,海南银丰康养国际医院还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是违规疫苗的利润太丰厚,让他们如此甘于铤而走险?还是目前的处罚,没打疼他们呢?相对于之前长生生物遭遇的91亿元的天价罚款,目前的8000元的处罚,的确是毛毛雨。但是疫苗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必须要拿出刮骨疗毒的决心,用重罚和严惩补住假疫苗的漏洞,以儆效尤。

  来源:凤凰网财经综合自每日经济新闻(刘玲)、市界(彭硕)、中国经营报(曹学平、阎俏如)、澎湃新闻、启信宝、天眼查等

金融地产